moumou

出胜!出胜!出胜!

【本宣】出胜十杰主题图文合志+小夜灯

趁着今天平哥发糖的好兆头来宣一下最近筹备的出胜十杰主题图文合志和十杰主题小夜灯。
私心很喜欢十杰这个题材,感谢接受邀请参与合志的老师们。

今晚8点开始预售,前100有特典镭射吧唧,地址戳【】小夜灯也在这个地址,与合志组合购买有优惠~

合志详情请参考宣图:


小夜灯为充电式,附充电电池,无需插电也能随时使用。有暖黄、暖白、冷白三色光。


同时主催【wb】也有转发AT抽奖和信息更新,欢迎参与~

今天依旧是快乐的出胜女孩❥(^_-)


面对面是拳脚相向,
背靠背是并肩作战。 ​​​

一一官方最新街机卡对卡给我的感受

非常规幼驯染

赶着七夕安利活动的尾巴~来说说自己为什么会被出胜吸引吧。


我的两个关键词:幼驯染和非常规。


说句题外话,幼驯染这个词是我在喜欢上出胜时才开始写对的。以前一直写的驯幼染,看起来好像从小时候就一直在驯服对方一样的一个词hhh一开始拿这个词去搜索时搜不出来东西我还很奇怪。对曾经的我来说,幼驯染意味着一起度过了漫长的时间,这种关系是温吞的,细水长流的。我不讨厌这样的温柔,却也无法真情实感地喜欢。也有自己现实中带入的原因吧。如果真的暗恋了一个人很长很长的时间,会怯于表白。毕竟喜欢了那么久,对方如果没有感受到的话,很大几率只是把自己当朋友,表白自己暗恋的心情,很可能最后朋友都做不成,被回避,见面尴尬。还不如保持现状。十多年的感情太厚重,是基础,也是负担。失败的代价太沉重。另一方面,就算最后成功了,有了前面那么长时光的铺垫,更多给我水到渠成的感觉,不会有太大的惊喜感。


出胜则是截然不同的。在夜战之前,彼此厌恶,关系已经够糟了,反正再怎么折腾也不会更糟糕,所以关系今后怎么转变完全没有心理负担(笑)但就算关系再恶劣,十多年的时光又是真实存在的。我看见过有些论调说夜战之后小胜放下了自己曾经的执拗,出久这个人对他来说并不特别了,特别的是出久欧鲁迈特继承人这个身份。可是在出久成为欧叔继承人很久很久之前,爆豪就已经认识出久了。欧叔继承人这个轻飘飘的标签,是没有办法抹消绿谷十多年在爆豪心中的印象。我也看过有人说绿谷离开周围安适的小环境,来到雄英之后,遇到了太多太多厉害的人,爆豪已经不是绿谷身边最强的人,也就没那么特殊了。这么说的人,大概没有意识到爆豪的强,不止是武力上的强而已。在大家都没有个性前,绿谷就被爆豪性格中【强大】的那一部分吸引了,和爆豪有过一段普通幼驯染一样作为玩伴的时光。爆豪的强大也在于他能够调整自己,逼迫自己成长。爆豪的特殊绝不止在于他的强大,只是他的强大格外引人注目而已。


出胜最吸引我的地方,还是要属这对cp的张力。豪不夸张,原作中两人的每次接触,关系都发生着转变。这种成长感让人欲罢不能。每次都给我新的体验。这也是出胜的生命力所在。我不厌恶细水长流,柔情蜜意,可每次对碰都火花四溢更让我觉得耀眼极了。绿谷对上爆豪会变得不正常。爆豪对上绿谷会变得不正常。我对他们彼此不正常的行径喜闻乐见。并期待着下次会是怎样摩擦。

既有幼驯染的十多年纠葛,又非常规地关系恶劣,每次接触都火花四溢,随着两人的成长关系微妙地不停变化着,期待着下一次又会有怎样惊喜。这就是出胜最让我觉得好磕的地方。

【出胜】无物之城(上+下)

为了收录进自己的出胜本《Light On》重新修改的版本。

下篇的灵感是某幅画,找画师要了梗的授权的,可以猜猜看是那幅画?(答案评论揭晓)


上篇

01.

绿谷出久消失了。

宿舍的房间变成了杂物间,课桌崭新没有使用过的痕迹,存放战斗服的18号柜子里空无一物。

最关键的是,他从周围人的记忆中消失了。就像用涂改液随意将合照上的某个身影涂掉一般拙劣的掩饰手法,却没有其他任何人发觉异常。爆豪胜己是唯一的知情人。

可爆豪从不主动提起绿谷,于是绿谷就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察觉到这一点的爆豪几乎想把绿谷揪出来打一架。肯定是那家伙中了什么狗屎的路人个性。而不幸的是,爆豪是唯一一个进入雄英前就认识他的,便顺理成章地成了唯一的知情者。

任何个性都有维持的时限,在绿谷恢复正常前,爆豪并不打算做什么多余的举动,每天正常地来教室上课。

没有绿谷在后面不停地小声碎碎念,爆豪还能比平时更集中注意力一点。实践课分组落单也无所谓,他一个人就能够突破对面的合力封锁完成训练。欧鲁迈特今天格外赞扬了爆豪的表现。八百万不够自信,对抗练习时瞻前顾后,轰太过于依赖个性放大招,不够灵活,爆豪则被夸每一步的应对得无可挑剔。

无论按何种标准来说,这都是美好的一天,爆豪却只觉得烦躁无比。

一股无由来的怒火烧着他的心脏。

为什么那家伙明明消失不在了,也可以轻易惹恼自己。

睡前的疑问在睁眼看见后桌依旧一片空白时,更加变本加厉地缠绕着他,宛如一株寄生藤,扯不断,剪不开。

 

02.

周末路过国中校园,爆豪才意识到事情好像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

他变成了整个折寺建校以来唯一一位升入雄英高中的学生。

即使在国中的宣传栏上,也依然只有他一个人的喜报贴着。

晚上坐在饭桌前,爆豪提起了“废久”。

换做以往,老太婆会一边敲他的头让他改掉对绿谷的蔑称,一边提起跟引子阿姨最近的往来。可这一次老太婆对这个名字毫无反应。

他去了绿谷家。上一次敲响那扇门时,爆豪还没有门把手高。

开门的的确是引子阿姨:“绿谷出久?很抱歉呢,这里虽然是绿谷家,但并没有一个叫出久的孩子。你在找你的玩伴吗?他不住这里哦。”

爆豪觉得荒谬极了,明明他才是极力希望忽视绿谷的人,到头来绿谷消失得无影无踪时,只在他记忆里留存了一部分。

像其他人一样接受根本不存在绿谷出久这个人是最轻松的选择。

可是爆豪从来不欺骗自己。

没错,爆豪无数次希望绿谷从自己周围消失,希望他不要考雄英,希望他不要跟在自己身后,希望自己落水的时候他没有跳下来对自己伸手。

在执照考试补习的考场上,爆豪对那群熊孩子说过:“要是总这样瞧不起其他人,可察觉不了自身的弱小。”他希望绿谷消失,如同希望自己偶尔展现出的懦弱、恐惧消失。明明是个无个性内心却那么坚韧,明明比自己弱小却妄想救助自己,这样的绿谷如果消失就好了。他的确那么想过。可那也必须是绿谷主动退出,绿谷主动放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人强行抹杀。

太难看了,废久。

 

 

03.

水流卷上爆豪手腕的一瞬间,爆豪掌心的爆破也对着河水炸了过去。

一连串的重击下,整个世界如同开机重启的电脑界面,忽闪忽闪地。爆豪低头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变成了战斗服,手部一沉,笼手熟悉的重量让他兴奋起来,加大了火力。而后在一次蓄力爆破后,世界变成了一片片破碎的雪花,他站在简陋巷子里,回想起了一切。与敌人的战斗,敌人构筑虚拟世界的能力。黑夜影响人的视觉,却影响不了爆豪的直觉,敏锐地觉察到敌人真身的方位后,一拳揍了上去。赤色的火花和绿色的闪电撞在一起。

“小胜?!”

与闪电一同的是重新回到他的世界里的绿谷。

“啧,废久,太慢了。”

 


 下篇

 

01.

绿谷漫步在一座陌生的城市中。

这里是他生活的城市,

他熟悉前边的猪排饭店,拐角的游乐设施,后方的邮局,左前方的医院。

可他不熟悉这座城市,这座大街小巷布满英雄人偶的海报,视频里循环播放着人偶的各种战斗视频的城市。

“啊!是英雄人偶!”

谁?他们口中的那个人是谁?

 

02.

背靠着居民楼的墙壁,再三确认周围没有路人经过后,绿谷才松了一口气。

曾经身高还只到母亲腰部的年纪,绿谷是想过成为欧鲁迈特的。他穿着欧鲁迈特战斗服款式的兜帽衫,做着他的招牌动作,认真地给自己取着相似的英雄名,诸如小欧鲁迈特,欧鲁迈特第二,很直白地跟对方相关。他从小就向往英雄,向往欧鲁迈特那样的和平的象征,向往自己也能够拯救他人。

后来他渐渐明白孩童时代的无知。没有人能成为另一个人,没有人能代替另一个人。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和欧鲁迈特之间的巨大鸿沟,连取相似的英雄名都羞愧得让他下不了笔。他承担不起相似的英雄名,也无法拥有和欧鲁迈特相似的人生,即使他继承了欧鲁迈特的力量。

所以这个世界令他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这个仿佛用复制粘贴的操作将欧鲁迈特替换成英雄人偶的世界。

路人高呼着他的名字,记者挥动着话筒和相机朝他冲来。他去任何地方都会被围追堵截。

好不容易凭借自己ofa速度上的优势躲到一块偏僻的空地,又听见有个孩子脆生生地叫着他的英雄名:“是人偶!”

小男孩的声音有些耳熟,绿谷在移动再次逃跑前顺势回头望了一眼。只一眼,就像腿被灌了铅,一步也无法向前迈。本来整个世界都变得古怪了,对比之下,小胜变回小孩子的模样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可这个小胜穿着跟自己款式相同的战斗服童装,就像年幼时自己穿着欧鲁迈特款童装那样。十多年前的小胜连欧鲁迈特的童装都没穿过,现在却穿着自己英雄服的童装,叫着自己的英雄名。明明是一样的发音,意思变动之后再传入绿谷耳中,令他别扭极了。

一犹豫,还像个炸团子的小爆豪就粘了上来。绿谷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跟对方交流,结结巴巴地回小爆豪的询问。这是第一次,跟爆豪相处,他缄默地当个听众,小爆豪喳喳地向他讲述他的英雄事迹。他是如何打败敌联盟,建立新的秩序,保护周围人的安宁。在爆豪的口中,他战无不胜,像童话里塑造的英雄一样。

这对绿谷来说完全没有真实感。

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这温度却达不到绿谷心底。

 

03.

敌人突然出现时,绿谷及时抱起爆豪在地上翻滚一截,躲过了镰刀般的风刃。

“你受伤了。只是个无名的普通敌人,为什么能伤到人偶!上啊!干掉他,人偶。”

小爆豪的鼓劲让绿谷哭笑不得。正是这种从前未曾出现过,个性不明的敌人才更具威胁性。他是英雄人偶,却不是他口中那个童话般神圣而美好的存在。他会受伤,会失败,会无能为力。

ofa打中敌人时,世界开始消解,小爆豪也不见了踪迹。绿谷也渐渐记起了真实的情况。

这次多家事务所一起合作,捕捉一名拥有创造幻觉世界,把人困在幻觉里的个性的敌人。

这个敌人总是自豪自己能看清英雄的软肋,创造出能让追捕他的英雄沉溺其中不愿醒来的幻觉。

这次很明显,他失败了。或许绿谷曾经渴望过那样的景象,但他更希望自己的每一句肯定都是自己赢来的。

爆豪的笼手和他撞到了一起,对方看起来也没有受困于幻觉世界。

“啧,废久,太慢了。”

爆豪大概一辈子都没办法改掉“废久”,认真地叫他的英雄名。

可那有什么关系,这就是真实的世界不是吗?

绿谷热爱这个陪伴着自己一点点成长而变化的真实世界。

 

END

 

 


 

 



【出胜】点灯本+印章+便签宣传

七夕节宣一下这段时间筹备出胜本和周边,预售结束当天从【wb】转发抽一人送两瓶樱花味&一箱罐装的快乐肥宅水,可以去转下wb,今晚8点预售开始。

❤《LIGHT ON》为了庆祝点灯出的出胜个人小说短篇集。地址戳【
❤柠柠画的出胜图案的小印章,成对卖,不拆。地址戳【
❤单机缸画的出胜爆米花便签本。地址戳【

这次的代理依旧是初一,找不到的也可以直接戳店铺【粮仓茶馆】

感谢支持,七夕一起快乐出胜!





【出胜】painting (出胜only场刊文)

文/moumou

cp=出胜 only

虽然没有特意去钻研过绘画技巧,但绿谷对用线条勾勒人物的轮廓了如指掌。他在当上职业英雄前那十来本笔记本上,每一页都画着他观察记录的周围的英雄。那些小人画得不算精致,了了几笔,只求突出有辨识度的部位,搭配上一旁的标记,能帮他在需要的时候最清楚地唤醒相关记忆,应用在战斗中。

这次却不一样,他屏住呼吸,极慢极慢地让笔尖在纸上移动。爆豪的一撮头发尖,他画了足足10秒钟。如果纸上这位英雄现在在家目睹这一幕的话一定会对他狂甩白眼,不过也正是因为对方在加班,一个人独处的英雄人偶才对着空荡荡的架子萌生了画这幅画的想法。一天半之前架子上还不是空着的,上面摆着他和爆豪的结婚照。和爆豪照结婚照这件事比跟爆豪本人结婚更加奇妙。那个人同自己一起穿着端正的白色西服听从摄影师的指挥调整姿势额站位,让相机的镜头把他们框在其中,见证他们的誓言与决心。咔擦声响起的时候,绿谷才真正有和爆豪结婚了的真实感。他的右手下意识寻找到左手无名指,那里的确套着一枚沉甸甸的戒指。

除了英雄工作的需要,这是他和爆豪唯一一张私人的合影。绿谷特地找了个漂亮木质相框把相片洗出来,放在卧室的置物架上,和收藏他英雄勋章的盒子一起。爆豪看到的时候虽然皱了皱眉,但总归是没说什么。

他们每天一进卧室就能看见这张结婚照。于是被敌人占满大脑的英雄开始意识到自己所处。

昨天也是一样。因为工作而争吵的英雄,扯住对方的领子,空气中爆出硝烟、火花和绿色的闪电。说不清是在哪一瞬,谁的动作波及到了架子,相框应声落地,四分五裂。

照片被玻璃碎片划满了细小的划痕。

绿谷在纸上描摹着爆豪的脸,他们认识了二十几年,在一起相处了那么久,他会摆出什么样的表情,他闭上眼睛脑海中都能分毫不差的还原出来。爆豪画好之后,他笔锋不停,又在爆豪左边空白处,画起了卷曲而又蓬松的头发。

他不打算买新的相框再把结婚照重新装好摆出来,坦白说,这个家并没有什么绝对安全地方。卧室,厨房,浴室,他和爆豪在任何地方都能突然发生争执。他们做好了和对方一起过下半生的准备,同时着下半生也不可避免地会包含这些。从他们两个第一次争锋相对的那刻起就注定了。没有人会在一开始退让。争斗是他们和解的方式。

所以这种一辈子估计只有一张的照片,还是好好收在相册里吧。英雄人偶吃一堑长一智,却也觉得什么都不摆的架子空荡荡的有些碍眼。

最后一颗雀斑点好,整幅画也就收了尾。

水笔画的画肯定没有照片清晰逼真,但是贴在隔板上的纸片不怕爆炸也不怕闪电,纸片上并肩的身影会一直装点着这个屋子,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没有爆炸也没有火花,两根颤颤巍巍的拐杖碰来碰去,阳光照在上面,还会泛着温暖的光晕。

很高兴能参与场刊,很高兴能举办出胜only,很高兴这个夏天疯过闹过这一场。

【出胜】旅行青蛙小段子

*无料补档,买旅行青蛙pa出胜帆布包送的明信片背面

(绿谷与爆豪职业英雄,同居前提)

绿谷最近刷推时看到很多人在玩旅かえる,因为感觉里面青蛙的刀子眼跟爆豪好像,忍不住下来玩。同时,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两个人英雄活动都很忙,爆豪嫌他们没时间照顾,不准绿谷在家里养宠物。

绿谷推特小号这几天全是分享蛙蛙寄给他的明信片。

爆豪刷到了,在内心默默吐槽:嗯?这种东西有什么好沉迷的,废久越活越回去了吧。

但是被绿谷小号刷屏三四天后他也去下了。

绿谷察觉到了爆豪这几天行为的异常:怎么小胜现在每天起床也拿着手机点点点?

找了个机会,绿谷凑到爆豪身后,看清了他的手机屏幕:啊!小胜也在玩旅かえる!小胜怎么有那么多三叶草。唉?!这个招财猫纪念品我一直想要的。

爆豪:他自己带回来的啊,这种东西随便玩玩就有了吧,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绿谷投去羡慕的目光。

除掉爆豪比较欧的原因,其实他玩游戏也很认真。会去注意观察三叶草的成熟时间按时收割,反而比抽空上来碰运气收割的绿谷三叶草还多。而且绿谷一有三叶草就忍不住买东西,基本上700叶子以下的东西都买过一遍。爆豪只买自己比较中意的道具,目前在攒3000叶子买铃铛,一直没花过。

而想买铃铛,则是因为上次他的蛙迷路了,5天后才回来。

爆豪那五天的心情转换:

第一天:嗯?明信片?谁拍的,太丑了吧,只剩一个绿色的点融到背景里了。

第二天:怎么只有蜗牛。

第三天:还没回来吗?太废了吧。

第四天:……我为什么还没卸载掉这玩意

第五天:……

第六天(终于见到青蛙了,并打算给他攒叶子买个幸运铃)

在出勝翁搜刮到的刊物感想合集(二)

谢谢木木的repo😭😭😭咸鱼无以为报,争取以后能多写一点,出胜赛高!

木参次:

這次以作者分類了


主要是文的心得


單圖可能也只會出現喔喔喔喔啊啊啊啊這種沒啥意義的感想,就不一一艾特畫手老師了><




※劇透注意※


※一個沒什麼文采的逗逼在世界的中心呼喊對老師們的喜愛※




1、@五子兮 






《婚後發福》lof指路:




光是這封面我就笑到不能自理


兮兮你兒子太有才了,要好好珍惜知不知


居然畫大雄跟胖虎我233333333333333333




\幸福肥有夠讚/


\幸福肥有夠讚/





哈士奇吃的肉一定还是有点味道的吧……



笑死


怎麼這麼可愛啦?




出久好慘


我也腦他可能是易胖體質


他又喜歡吃炸豬排


熱量那麼高


有了小勝這個五星級認證廚師新嫁娘(不是)


膽固醇率迫真飆升不騙人


台~~可怕了


我覺得小勝好像吹氣球人,不然就是養豬人(太過分了!!!木参次同學你正被綠谷出久愛好粉絲協會通緝!)


出久的體型怎麼變化全由他掌控


台~~可怕了


但出久你能怎麼辦呢,你還是愛他呀




《情人節》lof:




15555555555555551小奶狗妙!小奶狗好!小奶狗小奶狗呱呱叫!!!



……


綠谷出久同學請冷靜


就算veeeeeeeeeeeeeeeeeeeeeeery興奮好了


你也不該用5% ofa 自虐吧????


抬起胸膛吧!小勝是愛你的!!




欸嘿嘿嘿嘿


\新婚快樂!/




《石階》萬象合刊文(本子通販:




血。戰鬥。出久!!出久給我活著啊出久!!!


(一個叫了救護車趕往醫院途中結果被急轉直下的甜甜展開電擊喚醒不顧醫護人員攔阻打爛門跳車的出勝癌症末期患者)




開篇:


讀者(我)聽見一道粗重喘息


厚底軍靴踩在石階上的腳步聲


這個人攬著某種重物


有什麼液體正汩汩向外流


滴滴答答拖出一條蜿蜒的水痕


鏡頭拉近,解釋現況:


原來那是綠谷出久


他身受重傷——又一次——他有同業盟友:爆豪勝己支撐


然而這個人鑒於綠谷出久稍早的大意大為光火


爆豪勝己扛著受重傷的綠谷出久一步一步走下石階


逐漸虛弱的綠谷出久讓爆豪勝己焦慮


綠谷出久一死,似乎那個運籌帷幄的自己就會頃刻間毀滅


爆豪勝己不願目睹,所以他在綠谷出久想交代些什麼的時候叫他閉嘴,咬牙拒絕事態的發生


但,綠谷出久終究還是說出口了


這個不聽人說話的自私混蛋


比起採用效率極低的言語,爆豪勝己選擇用行動說話


接下來,是一個互相爭奪以此證明的長吻




滴滴滴滴




是很棒的戰損車!(📣是戰損!戰損車喔!!)


林子老師的圖也超棒的!!!


甜膩


疼痛


兼具!




很喜歡撫慰那個乳那個啥的部分


很帶感!


學習了!(你他媽




尾聲:


溫馨可愛的沙雕對話


是我熟悉的兮兮了!歡迎回來!(喂





“做,怎麼不做,老子今天做死你。”



靠北哈哈哈哈


小勝俺支持你啊!!!!做死那個溫吞的臭宅男!!!!!





“可是是小勝嫌棄我太廢的,呼,我只好加油了。”



哈哈哈哈哈哈


你行啊出久!沒錯!就照著這個氣勢做下去吧呼呼呼呼。




但是最後?????


兮兮,兮兮?????(嚼嚼)


這是摻碎玻璃的糖渣嗎?!兮兮啊??




2、 @喰小蒐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lof:




開篇:


久:(欲言又止扭扭捏捏)


勝:好啦。(急性子的弊病)


久:真的嗎小勝!!!(unbelievable)(煙火音效)


勝:老子他媽就不告訴逆咧,去死吧混蛋書呆子!!!


久:(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混蛋書呆子.jpg)




……


………




又見奄奄一息的綠谷出久!


呀……怎麼辦哪本誌久,不只是事務所的職英,連親媽姐姐圍觀群眾都被你自我犧牲狂人的舉止給留下難以抹滅的心理陰影了啊。


加油!我們愛你!!你的生存安好對我們事關重要,請務必好好對待自己,好嗎?




廢久配小勝。


恰恰好。






《懵懂》(本子通販:




出久的性啟蒙是小勝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敲棒der




《惡龍與勇者》(本子通販:




從各個方面來講


這都是一篇非常厲害的文章




扶他巨乳巨吉兒久,厲害


正題車也是


厲害


我的幻肢在出久變成龍之後頓時從半升旗到PLUS ULTRA


厲害


是,是龍啊臥槽!!!


小勝被餵得好飽好飽


我也是


感謝招待233




3、 @moumou(lof抽風不讓我艾特)




《Painting》場刊文




眸眸啊.....TTTTTTTT←別慌這是喜極而泣的淚水




綠谷畫著爆豪,他和爆豪認識二十幾年了,爆豪勝己的形象不刻意去回想,也能立即顯現出來,鮮明又完整。


臥室的架子上原本擺著他和爆豪的結婚照,一次爭執砸碎了相框,現在架上空蕩蕩的,不過綠谷找到了對兩個人而言最適切的解決之道。



爭鬥是他們和解的方式。



一輩子可能也只會有這麼一張的寶貴相片還是把它收在相簿裡吧。


至於那礙眼的缺憾,就由他來親手填補。



貼在隔板上的紙片不怕爆炸也不怕閃電,紙片上並肩的身影會一直裝點著這個屋子,直到很久很久以後,沒有爆炸也沒有火花,兩根顫顫巍巍的枴杖碰來碰去,陽光照在上面,還會泛著溫暖的光暈。





太甜了!




《Right Now》(本子通販:




幹!!!!!!!!!!!!!!!!!!!!!!!!!!!!太讚了!!!!!!!!!!!!!!理想中的出勝ABO呼呼呼呼呼呼呼


篇幅不長


不過兩個人之間的性■■張力有夠充足


一觸即發




爆炸


一朵燦爛的木参次煙花


眸眸你看見了嗎




有別於熟悉的自家,他們人在外地,在機艙,在機艙呢!!!我的媽媽咪呀


他們在機艙休息室裡,注定是場Rough sex


可是那又有什麼關係


正因如此


才能每一次每一次都能撞擊到點上


血壓上升


腎上腺素飆漲


刺激


太刺激了!




我實在是太太太喜歡ABO世界觀底下拋開ABO性別標籤的率性與灑脫


是是是


太對了


要幹就幹


老子現在就要你


扯那麼多幹嘛?

新入了软木板,把手上的出胜同框吧唧都扎上去了😘小男孩们真可爱。可惜方同框还在路上。剧场版和长条的同框也努力求一下,争取能够集齐他们所有同框。

盲狙全国二卷|绿谷中心|后盾

*绿谷出久中心,主要是绿谷和妈妈的故事,有一点私心的出胜要素(不明显)。

*高考题盲狙的全国二卷

题目:二战期间战斗机防护,多数人认为,应该在机身中弹多的地方加强防护。但有一位专家认为,应该注意防护弹痕少的地方。如果这部分有重创,后果会非常严重。而往往这部分数据会被忽略。事实证明,专家是正确的。请考生结合材料进行分析。自定立意、自拟标题,写一段作文。

后盾

被子弹击中的瞬间,绿谷出久无法做出反应。

这是不应该的,他是一架足够坚韧的战斗机。他拼命飞上三万米高空,肆虐的压强碾不碎他,敌机枪林弹雨击不穿。他伤痕累累,手臂、脊椎、腿到处都是伤疤。可伤疤不能动摇他一往无前的飞行旅程。他会继续飞,他需要继续飞。承载着他的理想,承载着众人的期望。

直到从背后最脆弱的地方,有一枚子弹击中了他的机舱。

“对不起,出久。”

“我就直接说了,作为出久的母亲——我是胆量绝对没有大到,敢把自己的儿子交给如今的雄英那个程度。”

这是不曾被出久发觉的机舱的脆弱之处,第一次中弹。

从他有记忆起,绿谷引子就没有强硬对他提过什么要求。

他沉迷欧鲁迈特的视频,他跟幼驯染一起去树林里玩,他对着沙发、桌子期待自己能锻炼出吸引物品的个性,绿谷引子从来没有对他说过一句胡闹,斥责他顽皮或不务正业。他不会上网她帮他打开电脑搜索视频,他跟幼驯染出去玩她做好晚饭等他回来一起享用,他因为无个性急得跺脚急得哭泣她把他抱在怀里埋怨自己无能为力。

他的欧鲁迈特睡衣是她给买的。曾经那么长那么长一段无个性的难熬的时光,她陪他一起做梦。她认真地倾听他取的英雄名,和他一起为取名叫欧鲁迈特小号还是小号欧鲁迈特而烦恼。他锻炼身体她陪他一起加餐,他拿到雄英的录取通知她同样激动得热泪盈眶。

如果说自己的梦想是成为最棒的英雄,那么她的一定是希望出久能快快乐乐平平安安地成为最棒的英雄。

绿谷引子是绿谷出久家的具象,是他的怀抱,他的后盾,他的避风港。

这里怎么会有子弹呢?绿谷曾经做梦也不曾想到。

可是仔细回想过往,子弹其实早已上膛。只是他没有在意。

体育祭时自己不甘心而全力迎战,破破烂烂地倒在赛场上,她就在电视机前哭昏过去好几次。

吃饭时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嘱咐“妈妈应该说过,虽然支持你,但并不表示就不为你担心”

更直接一点,她在电话里用颤抖的哭音问自己:“你就必须去雄英不可吗?”

深夜救援的时候,站在马路上,他能感受到周围人对雄英的不满、不解、不信任。却任性地自顾自地建了屏蔽罩,忽视了母亲的感受。明明作为他的亲人,她的担心更加真情实意。路人不安“英雄”无力,媒体指责“英雄”无能,而作为他的家人,引子不安于“绿谷”本人一次次受到伤害。

她陪他做了15年英雄梦,比任何一个人都知道绿谷想要成为英雄。她知道绿谷流过的汗,她知道绿谷流过的泪。她知道他梦想雄英时的憧憬眼神,她知道他备考雄英时的刻苦艰辛,她知道他考上雄英后的意气风发。她知道雄英对绿谷多重要,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

但子弹还是射了出来。

如果可以的话,引子当然愿意站在航站楼里看着绿谷冲向远方,哪怕他离得太远太远,她只能看到一个细小的点。只要绿谷能飞到他想去的目的地。

但是现在她突然发觉那目的地太陡,这过程太险。绿谷也许到不了终点,中途就会燃油耗尽、机身毁坏,最后只能在海里找到几片残骸。

她害怕、她怕极了。

她宁愿自己亲自击毁他的尾翼,让他中途迫降,调整自己的航线。

她向欧鲁迈特说那些拒绝的话时,满脸泪水,眼神却丝毫不动摇。

子弹出膛,战斗机在空中剧烈翻滚。

【END】

竟然超字数了,信积拉奶。看到这个作文题莫名就脑到了这个梗。正好TV也快播到这里了。不管看几次,我都被家访这个剧情触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