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mou

出胜!出胜!出胜!

随手去测了测,存了几个能get到出胜的梗。
p1.旧疾复发会让我想到小天使的手。羁绊不用说,有时候比起磕情侣,我更倾向于磕他们两个人的羁绊。憧憬与背叛,咔酱一直被出久憧憬着,背叛的话,刚知道绿谷有个性时,咔酱感到的不爽也可以说是一种感到被背叛吧。
p2.梦魇a可以说是很痴汉黑久了,咔酱o装a的个性设定也完全符合。
p3.p4.都不能算突发事件了,日常事件才对吧2333
p5.开头给我“咔酱,我也拥有个性了”的画面感。本来两个人都被雄英录取了,咔酱迟早会知道的,绿谷被咔酱拦在巷子里时告诉他自己也有个性了也没什么。(虽然那时候还没办法用,多半会被咔酱嘲笑一通臭书呆子白天做什么梦。)
不过原作安排饭田告诉咔酱出久有个性,让咔酱因为自己明明和绿谷是训幼染,却是最后一个知道他有个性的人而超级不爽,两个人的冲突更加激烈,在欧叔的课上爆发的淋漓尽致。不得不夸一句平哥烘托营造各种紧张气氛的能力很棒。
结尾的号码不存在,唔,往he方向考虑的话,大概想写成相处了多年的训幼染失去联系,多年后再见,变成曾经熟悉的陌生人。不再对对方的一切都熟悉距离感反而能拉进两人的距离。
p6.痴汉卡吹久了。咔酱是最讨厌的人,也是最喜欢的人。

最后塞一个流产的季节三十题。太意识流了有点写不下去。
♝雪水融化而成的溪流。
溪边曾经是小男孩们常去的地方,他们在那里抓鱼、趟水,或者把它作为一段冒险的休息点。冬末春初,冰面变脆时收到的警告,在冰雪消融,溪水淙淙流动后也一并解除了。可咔酱某年开始却不再喜欢去溪边,即使是路过,眼神也会变成凶狠,和他望向出久的神情如出一辙。
每一个春天雪水都会再次融化成的溪流,咔酱和出久却被困在冬天,等不到破冰之日。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