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mou

出胜!出胜!出胜!

【出胜】雪落无声

文/moumou
*职业英雄交往设定

01.

5:00 AM

吵醒爆豪的是一阵有规律的滴、滴声。

他半睡半醒间的第一反应是想爆破掉这个乱响的鬼东西。这不是他的闹钟,这几天为了蹲守一个敌人的团伙,他每天只睡了3、4个小时,昨晚把那群家伙交给警方后,他特地关掉了所有的闹钟,确保这个难得的假期可以补充睡眠。但现在屋子里仍旧一片昏暗,他就被不知来源的声音吵醒了。

到底是什么——爆豪伸手在床头的柜子上摸了一圈,无果。为了让那该死的声音消失,他走到卧室的门边,打算打开房间的顶灯。然而就在手指按在按键表面时,他注意到了电脑旁闪烁的红光。

究竟是什么东西?即使知道了声音来源的方位,爆豪脑中也丝毫想不出能够匹配这个在凌晨发出的响声的物品。

双眼给了他答案。

他走到电脑旁,看见了一个款式老旧的GPS定位器屏幕中央冒出了一个红点。

“……”

“……”

“……废久?”

5:30 AM

绿谷出久抖了抖头顶帽子上的积雪,活动了下冻僵的手指,又弯下腰去拍裤子和靴子上的雪。

一方面他自责自己的大意中了已经被抓住的敌人的个性,被传送到未知的雪山上来了,一方面又庆幸中了个性的是自己,自己的战斗服基本能包裹全身,材质也比较耐寒,特别改造过的靴子和手套也会让他在雪山上行动更加方便。现在天还没有完全亮,又下着雪,绿谷打算先在找到的山洞里休息一下再行动。他不知道事务所那边会怎么处理,但要是他自己能走回去的话倒是也不用麻烦事务所的同事了。不过这种状况估计多半也是会根据定位联络当地警方,事务所的人应该不会跑过来吧。

绿谷一边往掌心哈气一边很没底气地想起自己被卷入黑色漩涡时,身边人骤然收缩的腥红眼瞳。

6:00 AM

爆豪开车速度一向慢不下来,今天更是卡着车道旁限制的最高时速,偶尔油门踩重超速了还会响起车载导航的提醒。

爆豪也知道自己这个状态不对,但他冷静不下来。

再一次等待漫长的红灯时,他深呼一口气,回想自己出门前所做的准备工作,既是检查,也是希望自己能借此分散注意力,放松一点。

电话——给事务所那边的电话打过了,值班的英雄答应会立刻根据坐标联系当地的警局寻求帮助。但事务所自己留着的那个定位器多半是没电了的,不知道支援部的同事还要多久才翻得出充电器,爆豪直接把自己这个备用定位器上显示的坐标拍下来发给了对方。引子太太那边也应该通知一下的,但手指把通讯录来回滑了几遍,爆豪还是没能按下拨出键。这种电话,还是等那个书呆子自己去打吧。现在他所拥有的的不过也只是一个坐标而已,其他一无所知。

橙色的灯短暂停留,很快又熄灭,绿灯亮起,发动机的声音响起,车流又开始向前涌动。

你其实并不是这么想的吧。随着绿灯的亮光,有个声音倔强地在爆豪心里提醒他,不是【只拥有一个坐标】哦,而是【终于等到了这个坐标】。

6:30 AM

即使做足了心理准备,一口咬下去,绿谷仍旧被辣得合不拢嘴,大口吸入山洞里冰冷的空气。雪看起来比之前小了些,风也不似之前那么锋利,直往人身上削,迷失的英雄打算试着往山下走走看。

离开避风的山洞前自然需要补充一下能量。出久翻遍了自己身上的口袋,只找到了一个冷掉的饭团,几块用来安抚被敌人伤害到的路人的糖和巧克力。糖果是在英雄实习活动中总结出的小窍门,平时总会随身带着些,饭团则是因为太辣,中午实在没吃完剩下的。虽然当初通过骗小胜“好像辣酱快吃完了,要再买点回来吗”成功拖住对方,抢先一步上车,赢得了假期从事务所回家路上的开车权,猜到小胜多半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但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连续一个月把午饭变成了激辣口味。小胜准备的午饭他又不可能不全部吃完,连续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激辣地狱似乎都已经开始适应了——才怪,错觉啦。

激辣饭团依旧呛得绿谷生理性地想流泪,但为了防止眼睛被冻住他还是努力忍住了。寒冷的环境里吃辣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绿谷觉得自己被辣得能一口气冲下山。

不过在准备往山下冲刺的时候,绿谷还是希望激辣地狱能早日结束。要是他们一起外出露营他倒是乐得让小胜开车,在空旷的野外,就算对方车速过快让他胃里翻腾起来,他忍一忍就可以了,但从事务所回家的一路都是车流拥挤的路段,有几段路更是要一点点挪过红绿灯,这种时候就不要和他抢开车的位置了呀,在副驾驶小憩一下不好吗?为了挣这个假期他们这几天可是超额工作,连接吻都只有那天在浴室——好吧,打住,他现在要想的是怎么从雪山上走出去。

7:00 AM

紧急刹车时引擎的声音和后座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混合在了一起。

该早点把社长发的慰问品搬回楼上的,要不也不至于背包塞不进后备箱。爆豪的完美主义让他看着皱巴巴地挤在座椅和椅背之间的背包青筋直跳。顺手把背包捞到副驾驶的座椅上放着,背包的拉链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了,荧绿色的保温杯从包里掉了出来。
  ……如果现在面前有一排敌人,爆豪能一个挨一个全部炸飞。
然而现在他面前的是那家伙的保温杯。

狠狠把背包拉链拉到底,爆豪顺手拿起拉杆旁边的杯子灌了一大口热水。橙色的保温杯与背包中的那只款式相同。那是事务所第一年送给他们的新年礼物。当时事务所正好接了一个运动用品的广告宣传。厂家送了他们每人一套滑雪的冲锋衣,一个运动挎包和一个保温杯,还有附近雪山滑雪的优惠券。不过过年期间两个人难得有空回家呆一段时间,特别是绿谷想多陪陪引子阿姨,最后直到优惠券过期,他们也没有时间往雪山方向走两步。现在倒是正好用上了。绿谷房间百分之七十都是欧鲁迈特的周边,爆豪一打开衣柜就找到了角落里的挎包和冲锋衣。保温杯倒是两人的都并排放在架子上的。只是爆豪的多少有些摩擦与划痕,久的却很新。

橙色的保温杯回到原来的凹槽中,爆豪推下拉杆、脚踩油门,恢复原来的车速。身边背着滑雪用品的旅行者渐渐多了起来,提醒他离目的地更近了一些。

爆豪最后瞟了一眼定位器上显示的坐标,车子融入漆黑的公路中。

7:30 AM

太阳出来是比一开始要暖和一些了,但在雪地中行走还是一件艰难的事,特别是对于没有御寒衣物的英雄来说。

山上还飘着小雪,信号太差用不了导航,绿谷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的路。可是周围依旧只有一片雪,没有人,也没有声音,时间在这篇空间了模糊得只剩表盘显示的数字,他总觉得自己仿佛漫步过了几年凝固的时间,实际上再次低头,也只过去了五六分钟。

脚下一滑,表盘重重撞到石头上,显示器漏了一块,数字也变得残缺不全了。

往下走,再往山下走一点,绿谷想,一定会好起来的。

8:00 AM

坐标消失的一瞬间,爆豪几近觉得自己的心跳也在那一瞬间停止了。

如果这次没有找到人,爆豪想,他就放弃吧,把这个老旧的定位器丢在这座雪山随便哪个角落里。

没有人会责怪自己,毕竟他们早就已经先自己一步放弃了绿谷。

事务所的GPS定位器早就没电了也没人为它更换电池。

这次有了明确的坐标警局也只派了几个人象征性地搜索一下。

他们都对绿谷还能活着回来这件事不抱希望。

他也不应该保留希望的,因为绿谷已经——失踪三年了。

三年前的那次围剿行动,他们成功抓获了一个违规售卖强化个性药剂的敌人团伙。里面有一个人个性是传送相关,十分难搞,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利用他的一次疏忽大意,将整个小团伙一网打尽。明明都已经结束了,废久却还是中了敌人的个性被吞噬进了传送的黑洞。那个敌人因为一次性吞食了大量强化个性的药剂而个性暴走,最后身体支撑不住丢掉了性命。本应该被传送去世界上某个角落的废久从GPS定位器上消失了。而敌人死亡后,关于废久的最后一丝线索也断了。一开始事务所只以为是带有定位功能的装置在传送过程中被破坏了,绿谷很快就可以回来。他们也向警方这边请求了援助,如果在野外看到了疑似绿谷的人请给他提供帮助。但是绿谷没有回来,一天、两天,一周、两周,一个月、两个月……他消失了,就像真的被黑洞吞噬,哪里都找不到他任何的痕迹。

事务所也不想放弃绿谷,但是世界那么大,他们对于绿谷可能在哪儿没有一丝一毫的头绪。连怎么找都无从下手。那段时间爆豪能频繁的“看见”绿谷。他在事务所的报告书上,在街边的公告栏上,在电视上,在广播里。到处都是寻找绿谷出久的痕迹。

可时间是最无情的黑洞。绿谷出久渐渐又被这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二次蚕食了。

他们不再提起,甚至刻意回避这个名字,寻人启事被新的布告覆盖,绿谷在事务所的一切东西被打包寄给了引子太太。排班表被重新调整,每个人都有自己负责英雄活动的时间与区域。大家又忙碌起来,过着和之前没什么不同的每一天。齿轮和谐地转动着,仿佛本来就不存在这么一个人。爆豪不知道记忆遗忘一个人需要多久,但他发现生活想要抹去一个人真的很快,短得仿佛只有一次呼吸。

可爆豪固执地把绿谷出久留在自己生活中。

一进门的两双拖鞋,厨房架子上的两只水杯,浴室的两排毛巾,卧室前的欧鲁迈特地毯。

每天回家看见这些东西,都提醒着他绿谷出久的存在。

甚至在事务所更换新款GPS定位系统时,他还要了一个备用的老版定位器。按时给他充电。即使那玩意一次也没亮过,像个坏掉的电子表。

隐约知道他和绿谷关系的人曾经问过他,相信绿谷出久消失这么久还会回来吗?

爆豪觉得自己不是相信那家伙会回来,而是断定那家伙不会不回来。

他想起搬进这间公寓的那天,绿谷跟他说“小胜,如果现在不赶我走,我就要一辈子赖在你身边了哦。”

那时候他说了什么?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狠狠地砸了他的脑袋一下,让他清醒地认识到现实。

这是他们两个一起选择的路,他们会一起走下去,谁要半途退缩啊,笨蛋。

8:30 AM

等这次回去见到了小胜。绿谷想。自己该说些什么呢?

现在其实并不适合想这种事情,可这么冷的地方,绿谷也需要想一些东西支撑自己迈开冻僵的腿,继续往前走。

他们交流的开场多半是自己被小胜骂“废物”、“废久”。

这倒是已经习惯了。小胜叫了自己那么多年废久,如果换成其他称呼自己估计也不习惯。不过说起来,自己也没有资格说小胜,他自己不也叫了二十多年的“小胜”吗?虽然之前也有想过,大家都是职业英雄了,还整天“小胜”、“小胜”地叫会显得很幼稚。以后难道大家变成五六十岁的老爷爷了,还继续叫对方“小胜”吗?绿谷觉得这个想法有点搞笑,但是想到五六十岁还能小胜在一起这个设想又让他的心脏莫名得火热了起来。

嗯,还是让五六十岁的自己再烦恼吧。啊啊啊,之前该换个事情想像的,现在满脑子都是小胜,会忍不住想要立刻见到他。

9:00 AM

9:00 AM

雪山上穿着一身绿色的战斗服。

动作僵硬,满身是雪。

绿色的大眼睛在与自己对上时迸发出错愕的光。

这些信息都无比清晰的告诉爆豪胜己眼前的人的身份,可还是当听到耳边响起那声“小胜?!”他的心才咚得一声落了地。

他看见他的眼睛笑成一道弯,他看见他惊喜地接过滑雪服往身上披,他看着他接过装满热水的保温杯感动得快要落泪了。

爆豪胜己便知道,他是不知道这失踪的三年的。他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回过神来时,发现绿谷注视着自己。因为一双臂膀将他紧紧圈在前方,无法动弹。再然后,爆豪才发现,那是自己的双臂。

绿谷察觉到爆豪有些变化,但他说不出来那是什么变化,明明他们只分开了几个小时,却仿佛真的被时间隔出了一层厚厚的隔膜。

可他们没有被那隔膜分开。

所以无论是什么样的变故,他都会努力去面对的。

雪落无声,没有被大雪掩埋的东西,在雪山上吐露枝丫。
【END】

评论(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