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mou

出胜!出胜!出胜!

【出胜】等价交换(接龙)

*和 @神風也哉    一起写的接龙文。

眸眸=我

镜=神風也哉

最后附上我的原脑洞,一个bug的刀,慎点就不贴出来了。

【眸眸】

这是等价交换。

 

绿谷一遍又一遍在心里提醒自己。

 

他低头望向自己的手掌,那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发烫,疼得他几乎要落泪。

 

可绿谷很少因为疼痛哭泣,灼伤的位置也不在手掌。

 

手中发亮的是手机屏幕,上面的来电显示着“小胜”。

 

这个名字存在通讯录里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显示在来电提醒里。

 

可绿谷没有接这通电话。他也没有挂断,只是等着时间结束,屏幕自动暗了下去。

 

没有第二通电话再打进这部手机里。

 

果然,除了小胜,没有第二个人发觉他接下来要做的事。

 

小胜也只是察觉到了不对劲,并不知道他的真正打算吧。

 

【镜】

 

说是打算,但其实他自己也不甚明白内心翻涌的躁动情绪该冠以怎样的名字。说懊恼太浅,说悔恨又太深,或许他只是单纯地有些不知所措而已。

 

……他到底是怎么就被峰田忽悠地拿了A书回来作为新年交换的礼物的?

 

记忆的初识不过是去神社参拜的时候连续遇上同班同学而已。丽日穿的和服,饭田也是,一边交谈一边往鸟居走的时候他还遇上了与家人一起来的八百万和蛙吹,等许完愿回来就发现班上的人几乎聚齐了,还真是意外的盛况。

 

忘了是谁先起的头,突然就提出说难得有这样的机缘巧合,说明来年大家也会齐头并进,不如就顺着这个兆头交换新年礼物增进下彼此的感情好了。

 

因为觉得有趣,于是就真的这么做了。

 

但毕竟是临时起意,大家交换的大多是随身的小物件,像是手套、围巾、帽子之类的。所以绿谷实在想不通,自己出于好心给出去的御守,是怎么换回了一本A书的。

 

话说峰田同学穿的明明是普通的和服,书到底是从哪里掏出来的啊?!太诡异了吧?!

 

当然事后峰田不出意外地受到了制裁,轰还安慰他不要放在心上,转角就有垃圾桶,要是不介意的话他还可以帮忙直接销毁。

 

但绿谷还是顶着一张红透了的脸收下了,所有人都当他是好心不让峰田难堪,只有爆豪用难以言表的眼神瞥了他一眼。

 

【眸眸】

 

他以为爆豪是看出了自己心里想着的事,不过当时自己脑子一团浆糊,恐怕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到底脑子里浮现了些什么画面,其他人又怎么会知道。

 

这次的直觉倒是意外地准。

 

和班上的同学分开后,他在旁边的巷子被爆豪拦下了。不是因为家住在同一个方向顺路碰上,而是爆豪堵在了他身前。

 

“废久,你脑子是当机了吗?怎么不接电话,我隔着好几条巷子都听见你那白痴铃声响个不停。”

 

“欧鲁迈特的笑声可是爆款铃声,一直是闹钟铃声下载榜的榜首!”不可能说因为脑子乱糟糟地不敢跟他说话而没接电话,绿谷果断转移了谈话方向。

 

“……那种白痴榜单怎么都好,废久,你这家伙不会现在都不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吧。”

 

“嗯?为什么?”绿谷还真不知道。

 

“你没发现自己手中的点心变成两盒了吗臭书呆子!”

 

“啊?!真的唉,这种事小胜你当场告诉我就好了呀。”

 

“谁要当着那群家伙的面拿着这种盒子,真是的,臭老太婆干嘛不自己去排队买。废久,今天的事——绝对不准说出去。”爆豪嘴上撂下恶狠狠的威胁,手上却因为怕点心碎掉而小心翼翼地接过了盒子。

 

【镜】

 

于是那疼痛就又攀上来了,这次绿谷总算知晓了被灼伤的部位是在左胸腔,却还是扑不灭那肆意燃着的火苗。

 

唉。他叹了口气,收起对自己而言过于奢侈的烦恼,跟在自己的竹马身后,向两人家的方向走去。

 

从他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爆豪被冻红的耳垂,平日大部分时间都裸露在外的脖子则少见地被藏在了深绿色围巾下面。绿谷认出那是爆豪光己女士的手笔,自己家里还有一条红色同款,说是买多了线顺手多织了一条。他之前戴过一次,被围着红围巾的爆豪给炸了,之后就被他洗干净、叠整齐,收进了箱底。

 

从那时算起来直到现在过去多久了?绿谷努力地回忆着,却理不出一个清晰的头绪。

 

不管是有意而为,还是只是单纯的机缘巧合,他们两个人呆在一起的次数数也数不过来,以至于单独挑出某个事件都变得困难。

 

同理,他也想不起这种单纯的“呆在一起”的状态是在何时发展衍生成“想要齐头并进、一直一起走下去”的愿望的。这愿望就像被他拿围巾包了、紧抱在怀里的这本“峰田赠物”一样烫手——硬要说的话,“峰田赠物”还是要更烫手一些,他刚刚差点在众人面前自燃自爆。但反正二者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放,只能捂在胸前小心地酝酿。

 

神社到家的距离说长也长,然而对于闷头想心事的绿谷来讲,也不过是一低头一抬头间就走完了的路程。

 

爆豪从来不会等他,提着自己的那盒点心直接钻进了自宅,砰地一声带上玄关门。

 

听着门后传来的熟悉的对话与响动,绿谷尴尬地收回才刚举起一半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最终还是隔着门小声道了句“明天见”。

 

【眸眸】

 

这是等价交换。

 

头天夜里没有仔细检查窗户,清晨下了点雨,冷风刮进来,绿谷比往常要早醒了十来分钟。他没有起身,任自己的脑袋陷在柔软的枕头里,望着房间神游天外。

 

他想起了很久之前自己曾用一个寄寓祝福的御守换过一本A书。

 

旁观的人觉得那是不值得的,不平等的。

 

可他知道那是等价交换。

 

就像曾经他只能隔着门向小胜低声道句明天见,只能任由一团难抑的火焰灼伤自己的心脏。直到他发觉了,那火焰不止燃烧着他一个人。

 

他们现在也隔着一扇门,却不需要明天才能相见。

 

END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