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mou

出胜!出胜!出胜!

【出胜】无物之城·前篇

*cp恋爱要素几乎没有,一点奇怪的妄想,写不出来自己想写的东西,当练笔吧

文/moumou

 

00

“开什么垃圾玩……”

他最先注意到的不对劲的地方,是手。

那双扭曲的,布满伤痕的,本不该属于他的手。

“小久同学,你终于醒来了!”

“绿谷君这次也太乱来了吧,幸好他们及时把你送来医院里了。”

“当时的状况真的太惨了,我们以为你还要再过几天才能醒过来了。”

小久?

绿谷君?

他们在叫自己吗?

“开什么垃圾玩……”

抱怨的话说到一半,因为目睹到抬起的双手而戛然而止。

这不是他的手,他认识这双布满伤口的双手,但这不该是他的手。

他不是什么小久,绿谷君,他是——

他是谁来着?

 

01.

“真的没关系么绿谷?再多休息两天也可以。”

因为无法认为自己被叫做“绿谷”,连带着对方的关心也没什么实感,但他没有出声反驳。

“不用了。我早就好了。”

“那就早点睡吧,之后几天相泽老师可能会给你晚上安排补这几天落下的课程。”

他颔首表示了解,对方看他不想多言也就没说什么,出去时顺带替他关上门。

望着满房间欧鲁迈特的周边,他几乎觉得没有落脚的地方。

幸好书桌前的椅子只是一把普通的椅子,不是黄蓝相间还有一对凸起的类似兔耳的标志,不然他大概会选择站着理清这几天发生的事。

他从一阵昏迷中醒来,记忆消失了大半,身体也换了个样。他不记得自己是谁,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绿谷出久。

他试图向周围人解释自己的遭遇,然而换来的只是一句“绿谷同学还没有好全,我就说现在出院太勉强了,还是再在医院多住几天观察一下”的定论和延长的住院期。其间绿谷的母亲还趴到自己的被子上大哭了一场。

没有人相信自己,生气、发火,蹂躏了一通被子后,他认清了现状了。

所以他必须让他们相信自己,减少他们对自己的关注,才有自由的空间去寻找问题的根源,进而得到解决的办法。

他开始假装自己是绿谷。

这对他来说有些困难,却也不是完全做不到。

隐约地,他知道绿谷的行为模式。他不是那家伙,但那家伙遇到同样的事会怎么表现他大体是猜得到的。

醒来的第四天晚上,他终于离开了满是消毒水味的地方。

一到宿舍门口,班长饭田就把他领回了绿谷的房间。

“这些是……”

“不是你收集的欧鲁迈特的周边吗?你对欧鲁迈特的崇拜程度当初宿舍参观时还真是被吓到了。”

崇拜吗?这是什么奇怪的崇拜方式。不应该是把那个人当成超越的目标吗?买这么多这种东西也太恶心了吧。

脸色扭曲地环顾了一圈房间。除了东西多了一些,大体上还算整洁,书桌上尽是立着这学期功课的参考书,只有几张形状不一样的纸片插在书的缝隙中,他随手抽了一张,是某家饭店的猪排饭优惠券。

“这就是你上次说的你家附近的那家店吧,正好周末回家可以用掉,还有两周就过期了。”

他家附近确实有这家饭店,但是他不是那家的常客。

他隐约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样的个性。是的,到现在为止,他一丝一毫也不相信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不相信自己是绿谷出久。他是绿谷出久之外的某个人。有人对他使用了个性,想让他自己产生动摇,抹杀掉自己的存在。

他不知道其他人如果一觉醒来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身体里,以前的记忆也变得模糊不清,是会对自己产生怀疑还是能坚定地否定整个外部世界。再加上,这幅不是自己身体的主人跟自己有那么些共同点——都崇拜欧鲁迈特,家都住在同样的地方,还有死不服输的倔强等等,会不会让人更加动摇。

他不会。

谁会是这种书呆子宅男。他在心里鄙视对他使用个性的人多么弱智。但是和绿谷出久相比之下,周遭也没有和他相似点更多的人了。

他对自己的独特一清二楚。

 

02.

蠢死了。

来到昏迷前的那条街找附近快餐店的服务员打听了一下当时的情况。

来探病的同学讲述的版本是他在上学路上碰到敌人的犯罪活动,敌人慌不择路的情况下用怪力搬起路边的汽车向英雄砸了过去,结果有辆车差点砸中路边的一个小女孩,他是为了保护小女孩被砸伤的。

这玩意儿漏洞多得让他连吐槽的欲望都没有。既然汽车是砸向英雄的,就算不小心波及到路边的小女孩也应该是英雄来救人,怎么想被瞄准的英雄都该比自己更方便挡下。而且就算退一万步,自己真的去救小女孩了,以绿谷的身体能力,双腿是可以加速的,再怎么动作慢也不该是头部受到创伤。

他一开始以为是探病的人道听途说,但去现场问了问周边的店家,得到的答案惊人的相似。

对他使用个性的这个人绝对是个白痴吧,不然就是把他当成白痴了。当然他最不爽的还是自己竟然中了这种白痴的个性。

只要是身处异常个性的操控下,对方就总会有露出马脚的时候,就总会有破解异常的方法。虽然很隐秘,但他还是发现了,楼梯,楼梯前总是有站着不动聊天的人。或者他在想事情时身体自然地朝楼梯方向迈步,总会有人叫住他提醒他绿谷的房间的位置。仔细想一想,他离开医院的第一天晚上,也是被人直接带回了绿谷的房间。那时他就觉得别扭了。

楼梯……楼上有什么吗?

一反自己每晚补习回来就上床睡觉的习惯,他在凌晨12点往上一层一层的略过每个房间的门口仔细查看。

“哇,绿谷!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有人从房间里出来试图挡住什么。但他早在上到这层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03.

一个人究竟为什么成为他自己。

因为身体的样貌、过去的记忆?因为名字、身份、他人的认可?

这些东西即使是现在他也懒得去思考。

他从来不去考虑那些大而空的问题,那些只会把自己绕进去变得束手束脚的东西。

他的脑中的确会思考很多事,他会把自己现在的遭遇定位成一起个性事故,他会想这几天遇见的不合常理的地方,他会想这里面的漏洞和破解的方法。这才是他会去思考的事。

好吧,也许有一件事,有一个人,曾经让他挣扎在其中很久,他找不到答案,便拼命去找,他现在不记得那是一件什么样的事,可他记得那种宛如用绳索勒住自己脖子的窒息感。

不会再犯第二次了。

他拥有什么样的相貌,哪些记忆,被人喊做什么名字,那都无关紧要。他知道那不是他,他会找到真正的他。

 

握上门把手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赌赢了,他使用他的个性,全身环绕的电流减弱,取而代之的是手掌中心燃起一簇簇爆破产生的火花。

“爆……绿谷,在宿舍禁止使用个性,你会把门炸坏的。那只是一件空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

“不对哦,这间门外面才是什么都没有吧。”在刚注意到自己在一具并不属于自己的身体里苏醒时,他是有想过是不是自己中了交换身体的个性,但是随着与周围人一步步的接触,他反而确信,只有自己是真的,他们都是虚假的,是这个空间构造出来的。

就算中了个性调换了身体发生的概率很小,但也不至于被所有人全部否定,制造这个空间的人为了给自己增加心理暗示,反而做得过火,被他一眼看穿。

没有丝毫犹豫,他将手掌按在门上,全力爆破。木门因为被破坏,木渣子四处乱飞,但划过他眼睑时却没有割出哪怕一道细小的血痕。门、地板、身后的切岛,饭田全部变成了彩色的颗粒渐渐消失在空气中。他又抬起另一只手,利用爆破产生的推力,冲入前方的一片黑暗。

“小胜?!”

“啧,废久”

爆豪胜己在一片漆黑中看到了一团无规则的光影,那是围绕在绿谷出久身上的电流。

他回想起了自己的名字、身份与记忆。

这一团黑暗的空间,不再空无一物。

他们打破无物之城的囚禁,遇见了彼此,摇摇欲坠的漆黑空间进入毁灭的倒计时。

个性是困不住人的,人的诸多杂念才可以。空无一人的场所,填充其间的只有幻觉。

而爆豪胜己不会再次被自己的杂念困住。自那晚之后。

 

【爆豪胜己视角·完】

 

下篇绿谷视角讲述绿谷遇到的事。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