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mou

出胜!出胜!出胜!

【出胜】所以说是松鼠吧

文/moumou

*根据官方街机卡台词产生的关于幼年出胜的妄想。

『小勝強勢的性格好像有部分是遺傳自他的媽媽。以前我也遭受波及被罵了。』

——摘自大柠微博转发,木参次翻译。

01.

“小胜,需要……”

“闭嘴,废久。”

“小胜,已经……”

“吵死了。鱼都被你吓跑了。”完全无视自己最开始那句“闭嘴”的效果,小爆豪一股脑地把鱼群受惊游走怪到跟自己一起来河边的幼驯染身上。

“不想待在这里的话就回去,我一个人也能抓到比隔壁班整个班抓得还多的鱼。”

“我只是想提醒小胜。”虽然早就知道对方的脾气,绿谷还是因为自己的好意被指责忍不住皱起眉头,“那边的树丛在动,可能有什么动物在,小胜还是小心点。”

“哈?我怎么没……”话音还未落,仿佛印证绿谷没有看错一般,一个小东西越过爆豪身旁,叼起地上金闪闪的东西,一眨眼就不知道窜到树林的什么地方去了。

“可恶!把欧鲁迈特还给我。”来不及拍掉裤子上的泥土,爆豪条件反射地追了上去。

“鱼——鱼——小胜你刚刚抓的鱼。小胜不要乱跑,我们已经离营地很远了。小胜,小胜等等我。”朝着急冲冲地冲进林子里背景喊了好几句都没有得到回应,绿谷只好咬牙提起一旁写着幼驯染名字的塑料桶,也一头扎进陌生的林子。写着自己名字的塑料桶孤零零地留在河边,只有一堆泥地里的脚印陪着它。

02.

天色一点点变暗,整片林子静悄悄的,除了他们脚踩树叶的咔嚓声,就只有偶尔传来不知名动物的鸣叫声。

身后传来的吸气声一下子点燃了爆豪本就糟糕的心情。

“别哭了,废久,哭也走不回去。”

“我才没哭,是风吹得太冷了。”爆豪转身瞟向后方,好吧,废久真的没哭,但是五官皱到一起一副就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手上提着桶脚步不是很稳,一步一步向前缓慢挪动着,却也没有被他丢下太远的距离。真的是,他又没抓到两条鱼,既然走得那么累就丢掉桶不就好了。正准备开口数落对方,爆豪才猛然注意到,桶随着绿谷身体晃动转了半圈,上面黑笔写着的是自己的名字。

“唉,小胜,不往前走走看吗。”

“坐会儿。我们又不知道路,再继续走下去也没用。”

绿谷当然不会反对自己的幼驯染,事实上他早就走不动了,全凭一股劲强撑着跟住前面的人。几乎一坐下来,他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要散架,尤其是手臂,又酸又痛。一不留神,他倒在了自己幼驯染肩膀上。对方不耐烦地用胳膊肘把他支离一段距离,他很快又倒回了原来的位置。实在是没有力气直起身子,爆豪推了一下见没推动,竟然也默许似的把头偏向一边不去理会他,这让绿谷松了一口气。

“鱼我能抓一次就能抓第二次。”

夜里森林的寒湿气侵袭着绿谷裸露在短袖短裤外的皮肤,把他一次次从睡梦的边缘扯回来。承载着双方交战而的头脑有些发蒙,耳边的声音也像笼了一层纱。

“嗯?”他倒不是没听清对方的话,只是一时没琢磨出来对方是什么意思。

爆豪却没有再理他了,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03.

追溯一下事情的起源,还是幼稚园组织来学校附近的小树林里郊游。

下午他们班的男孩子在树上抓甲壳虫,独角仙,隔壁班的则是跑到河边抓鱼去了。好吧,虽然独角仙论炫酷程度并不比河鱼差,但爆豪就是对对方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耿耿于怀。晚饭后的休息时间把自己小桶里的战利品一股脑全倒了,拿着空桶就要去河边抓鱼。平时经常凑在一起玩的几个人,要么不舍得辛苦抓来的小家伙们,要么顾虑到再休息一会就要回去了,都留在了原地,绿谷一个人跟了上去。小胜一个人去的话也太危险了。

为了兜里的欧鲁迈特扭蛋不被河水浸脏,爆豪特地拿光己给他的手帕裹着扭蛋放到了旁边的草地上,才去河里抓鱼。

再之后的事就显而易见了,扭蛋被小动物偷走了,爆豪追了上去,绿谷跟着爆豪,两个人没追上“逃犯”,自己在林子里迷了路。

“偷走扭蛋的是只松鼠吧,松鼠也喜欢欧鲁迈特吗?”随着天色完全变暗,静谧本身也成了恐惧的来源。虽然这座林子常有人来,也没发现过什么可怖的动物寄居在里面,但这些可不足以让两个幼稚园的小鬼完全安心,绿谷便搜肠刮肚地想话题跟爆豪聊天。

“这种林子里怎么可能有松鼠,绝对是流浪狗。”

“才不是狗,那个家伙比狗灵巧多了。而且狗也不会偷欧鲁迈特的扭蛋。”

“松鼠就会偷了?废久你是童话故事听多了吗?”

“小兔崽子——”

“哈?你刚刚说什么。”

“出久——”

“我没说话。”

“爆豪同学——”

“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书呆子开什么玩笑。”

“是……!”

一道光扫过两人的脸庞,打断了出久。

“是来找我们的人。”被他靠着的人一边适应着手电筒的强光,一边接上他之前想要说的内容。

04.

在绿谷的印象里,爆豪的妈妈会笑着摸自己的头,表扬他懂事听话;会在自己找爆豪时帮自己催爆豪出门,爆豪还经常一边穿鞋一边呛她几句;有时候遇上母亲一个人买菜太多提不动,她还会主动过去帮忙。

绿谷还是第一次见到光己阿姨强势的一面。她大声数落着小胜的任性给周围的人带来多大的麻烦,爆豪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就被她用胳膊肘狠狠敲了脑袋。绿谷被引子抱在怀里看着都觉得头皮发麻,小胜金色的头发后面明天绝对有一块会红起来。她按着小胜的脑袋给一起跟过来老师和巡警道歉后,绿谷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还有绿谷,两个小孩子自己跑到陌生的林子里是多么危险的事你知道吗?!”

一向心疼绿谷的引子此时只是抱着绿谷哭了起来,没有打断光己的教训。绿谷当然知道这其中有多少受伤的可能,可事情重演一次,他也没办法让小胜一个人追过去。只能耷拉着乱糟糟的海藻头,接受哭泣声和斥责声的双重指责。

很久之后再想起那天的事,他不记得后来是怎么回家的,也不记得小胜最后有没有找回或是重新抽中欧鲁迈特的扭蛋。但他记住光己阿姨生气的样子。那时候他又重新认识了小胜。小胜的性格很大一部分都遗传自他妈妈。两个人表达不满时皱眉的表情简直一模一样。那么他自己呢?他那股不服输的,向往着最高点的劲,又是遗传自哪里呢?漫步在英雄成长之路的绿谷今天也没找到答案。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