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mou

出胜!出胜!出胜!

【出胜】无物之城(上+下)

为了收录进自己的出胜本《Light On》重新修改的版本。

下篇的灵感是某幅画,找画师要了梗的授权的,可以猜猜看是那幅画?(答案评论揭晓)


上篇

01.

绿谷出久消失了。

宿舍的房间变成了杂物间,课桌崭新没有使用过的痕迹,存放战斗服的18号柜子里空无一物。

最关键的是,他从周围人的记忆中消失了。就像用涂改液随意将合照上的某个身影涂掉一般拙劣的掩饰手法,却没有其他任何人发觉异常。爆豪胜己是唯一的知情人。

可爆豪从不主动提起绿谷,于是绿谷就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察觉到这一点的爆豪几乎想把绿谷揪出来打一架。肯定是那家伙中了什么狗屎的路人个性。而不幸的是,爆豪是唯一一个进入雄英前就认识他的,便顺理成章地成了唯一的知情者。

任何个性都有维持的时限,在绿谷恢复正常前,爆豪并不打算做什么多余的举动,每天正常地来教室上课。

没有绿谷在后面不停地小声碎碎念,爆豪还能比平时更集中注意力一点。实践课分组落单也无所谓,他一个人就能够突破对面的合力封锁完成训练。欧鲁迈特今天格外赞扬了爆豪的表现。八百万不够自信,对抗练习时瞻前顾后,轰太过于依赖个性放大招,不够灵活,爆豪则被夸每一步的应对得无可挑剔。

无论按何种标准来说,这都是美好的一天,爆豪却只觉得烦躁无比。

一股无由来的怒火烧着他的心脏。

为什么那家伙明明消失不在了,也可以轻易惹恼自己。

睡前的疑问在睁眼看见后桌依旧一片空白时,更加变本加厉地缠绕着他,宛如一株寄生藤,扯不断,剪不开。

 

02.

周末路过国中校园,爆豪才意识到事情好像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

他变成了整个折寺建校以来唯一一位升入雄英高中的学生。

即使在国中的宣传栏上,也依然只有他一个人的喜报贴着。

晚上坐在饭桌前,爆豪提起了“废久”。

换做以往,老太婆会一边敲他的头让他改掉对绿谷的蔑称,一边提起跟引子阿姨最近的往来。可这一次老太婆对这个名字毫无反应。

他去了绿谷家。上一次敲响那扇门时,爆豪还没有门把手高。

开门的的确是引子阿姨:“绿谷出久?很抱歉呢,这里虽然是绿谷家,但并没有一个叫出久的孩子。你在找你的玩伴吗?他不住这里哦。”

爆豪觉得荒谬极了,明明他才是极力希望忽视绿谷的人,到头来绿谷消失得无影无踪时,只在他记忆里留存了一部分。

像其他人一样接受根本不存在绿谷出久这个人是最轻松的选择。

可是爆豪从来不欺骗自己。

没错,爆豪无数次希望绿谷从自己周围消失,希望他不要考雄英,希望他不要跟在自己身后,希望自己落水的时候他没有跳下来对自己伸手。

在执照考试补习的考场上,爆豪对那群熊孩子说过:“要是总这样瞧不起其他人,可察觉不了自身的弱小。”他希望绿谷消失,如同希望自己偶尔展现出的懦弱、恐惧消失。明明是个无个性内心却那么坚韧,明明比自己弱小却妄想救助自己,这样的绿谷如果消失就好了。他的确那么想过。可那也必须是绿谷主动退出,绿谷主动放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人强行抹杀。

太难看了,废久。

 

 

03.

水流卷上爆豪手腕的一瞬间,爆豪掌心的爆破也对着河水炸了过去。

一连串的重击下,整个世界如同开机重启的电脑界面,忽闪忽闪地。爆豪低头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变成了战斗服,手部一沉,笼手熟悉的重量让他兴奋起来,加大了火力。而后在一次蓄力爆破后,世界变成了一片片破碎的雪花,他站在简陋巷子里,回想起了一切。与敌人的战斗,敌人构筑虚拟世界的能力。黑夜影响人的视觉,却影响不了爆豪的直觉,敏锐地觉察到敌人真身的方位后,一拳揍了上去。赤色的火花和绿色的闪电撞在一起。

“小胜?!”

与闪电一同的是重新回到他的世界里的绿谷。

“啧,废久,太慢了。”

 


 下篇

 

01.

绿谷漫步在一座陌生的城市中。

这里是他生活的城市,

他熟悉前边的猪排饭店,拐角的游乐设施,后方的邮局,左前方的医院。

可他不熟悉这座城市,这座大街小巷布满英雄人偶的海报,视频里循环播放着人偶的各种战斗视频的城市。

“啊!是英雄人偶!”

谁?他们口中的那个人是谁?

 

02.

背靠着居民楼的墙壁,再三确认周围没有路人经过后,绿谷才松了一口气。

曾经身高还只到母亲腰部的年纪,绿谷是想过成为欧鲁迈特的。他穿着欧鲁迈特战斗服款式的兜帽衫,做着他的招牌动作,认真地给自己取着相似的英雄名,诸如小欧鲁迈特,欧鲁迈特第二,很直白地跟对方相关。他从小就向往英雄,向往欧鲁迈特那样的和平的象征,向往自己也能够拯救他人。

后来他渐渐明白孩童时代的无知。没有人能成为另一个人,没有人能代替另一个人。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和欧鲁迈特之间的巨大鸿沟,连取相似的英雄名都羞愧得让他下不了笔。他承担不起相似的英雄名,也无法拥有和欧鲁迈特相似的人生,即使他继承了欧鲁迈特的力量。

所以这个世界令他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这个仿佛用复制粘贴的操作将欧鲁迈特替换成英雄人偶的世界。

路人高呼着他的名字,记者挥动着话筒和相机朝他冲来。他去任何地方都会被围追堵截。

好不容易凭借自己ofa速度上的优势躲到一块偏僻的空地,又听见有个孩子脆生生地叫着他的英雄名:“是人偶!”

小男孩的声音有些耳熟,绿谷在移动再次逃跑前顺势回头望了一眼。只一眼,就像腿被灌了铅,一步也无法向前迈。本来整个世界都变得古怪了,对比之下,小胜变回小孩子的模样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可这个小胜穿着跟自己款式相同的战斗服童装,就像年幼时自己穿着欧鲁迈特款童装那样。十多年前的小胜连欧鲁迈特的童装都没穿过,现在却穿着自己英雄服的童装,叫着自己的英雄名。明明是一样的发音,意思变动之后再传入绿谷耳中,令他别扭极了。

一犹豫,还像个炸团子的小爆豪就粘了上来。绿谷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跟对方交流,结结巴巴地回小爆豪的询问。这是第一次,跟爆豪相处,他缄默地当个听众,小爆豪喳喳地向他讲述他的英雄事迹。他是如何打败敌联盟,建立新的秩序,保护周围人的安宁。在爆豪的口中,他战无不胜,像童话里塑造的英雄一样。

这对绿谷来说完全没有真实感。

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这温度却达不到绿谷心底。

 

03.

敌人突然出现时,绿谷及时抱起爆豪在地上翻滚一截,躲过了镰刀般的风刃。

“你受伤了。只是个无名的普通敌人,为什么能伤到人偶!上啊!干掉他,人偶。”

小爆豪的鼓劲让绿谷哭笑不得。正是这种从前未曾出现过,个性不明的敌人才更具威胁性。他是英雄人偶,却不是他口中那个童话般神圣而美好的存在。他会受伤,会失败,会无能为力。

ofa打中敌人时,世界开始消解,小爆豪也不见了踪迹。绿谷也渐渐记起了真实的情况。

这次多家事务所一起合作,捕捉一名拥有创造幻觉世界,把人困在幻觉里的个性的敌人。

这个敌人总是自豪自己能看清英雄的软肋,创造出能让追捕他的英雄沉溺其中不愿醒来的幻觉。

这次很明显,他失败了。或许绿谷曾经渴望过那样的景象,但他更希望自己的每一句肯定都是自己赢来的。

爆豪的笼手和他撞到了一起,对方看起来也没有受困于幻觉世界。

“啧,废久,太慢了。”

爆豪大概一辈子都没办法改掉“废久”,认真地叫他的英雄名。

可那有什么关系,这就是真实的世界不是吗?

绿谷热爱这个陪伴着自己一点点成长而变化的真实世界。

 

END

 

 


 

 



评论(4)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