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mou

出胜!出胜!出胜!

【出胜】painting (出胜only场刊文)

文/moumou

cp=出胜 only

虽然没有特意去钻研过绘画技巧,但绿谷对用线条勾勒人物的轮廓了如指掌。他在当上职业英雄前那十来本笔记本上,每一页都画着他观察记录的周围的英雄。那些小人画得不算精致,了了几笔,只求突出有辨识度的部位,搭配上一旁的标记,能帮他在需要的时候最清楚地唤醒相关记忆,应用在战斗中。

这次却不一样,他屏住呼吸,极慢极慢地让笔尖在纸上移动。爆豪的一撮头发尖,他画了足足10秒钟。如果纸上这位英雄现在在家目睹这一幕的话一定会对他狂甩白眼,不过也正是因为对方在加班,一个人独处的英雄人偶才对着空荡荡的架子萌生了画这幅画的想法。一天半之前架子上还不是空着的,上面摆着他和爆豪的结婚照。和爆豪照结婚照这件事比跟爆豪本人结婚更加奇妙。那个人同自己一起穿着端正的白色西服听从摄影师的指挥调整姿势额站位,让相机的镜头把他们框在其中,见证他们的誓言与决心。咔擦声响起的时候,绿谷才真正有和爆豪结婚了的真实感。他的右手下意识寻找到左手无名指,那里的确套着一枚沉甸甸的戒指。

除了英雄工作的需要,这是他和爆豪唯一一张私人的合影。绿谷特地找了个漂亮木质相框把相片洗出来,放在卧室的置物架上,和收藏他英雄勋章的盒子一起。爆豪看到的时候虽然皱了皱眉,但总归是没说什么。

他们每天一进卧室就能看见这张结婚照。于是被敌人占满大脑的英雄开始意识到自己所处。

昨天也是一样。因为工作而争吵的英雄,扯住对方的领子,空气中爆出硝烟、火花和绿色的闪电。说不清是在哪一瞬,谁的动作波及到了架子,相框应声落地,四分五裂。

照片被玻璃碎片划满了细小的划痕。

绿谷在纸上描摹着爆豪的脸,他们认识了二十几年,在一起相处了那么久,他会摆出什么样的表情,他闭上眼睛脑海中都能分毫不差的还原出来。爆豪画好之后,他笔锋不停,又在爆豪左边空白处,画起了卷曲而又蓬松的头发。

他不打算买新的相框再把结婚照重新装好摆出来,坦白说,这个家并没有什么绝对安全地方。卧室,厨房,浴室,他和爆豪在任何地方都能突然发生争执。他们做好了和对方一起过下半生的准备,同时着下半生也不可避免地会包含这些。从他们两个第一次争锋相对的那刻起就注定了。没有人会在一开始退让。争斗是他们和解的方式。

所以这种一辈子估计只有一张的照片,还是好好收在相册里吧。英雄人偶吃一堑长一智,却也觉得什么都不摆的架子空荡荡的有些碍眼。

最后一颗雀斑点好,整幅画也就收了尾。

水笔画的画肯定没有照片清晰逼真,但是贴在隔板上的纸片不怕爆炸也不怕闪电,纸片上并肩的身影会一直装点着这个屋子,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没有爆炸也没有火花,两根颤颤巍巍的拐杖碰来碰去,阳光照在上面,还会泛着温暖的光晕。

很高兴能参与场刊,很高兴能举办出胜only,很高兴这个夏天疯过闹过这一场。

评论(3)

热度(79)